New 新訊看板

由藏傳佛教高僧指導拍攝 ==
  == 真人實事編輯電影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 佛教哲學電影 )


佛教歷史

佛教歷史
紀錄片 大唐西遊記 【Master of Monkey King】


~ ~ ~ 法王歷史專欄 ~ ~ ~



本站將不定期推出 '' 現代高僧 17世大寶法王應化事蹟 ''
要歷史紀錄 ...等,以便法友更認 法王,當生皆得
利益,願福慧增 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

1. 最 新 網 頁
第一集 八天八夜 穿越生死線「噶瑪巴」火線大逃亡
1999.12.28 Pm10:30
一個矯健的身手,從經堂縱身跳下,
八天後,他現身
達蘭 莎拉參加流亡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座床典禮,成千
藏人 與全球佛教徒首次近觀這位年輕活佛,他公開承
認自己是一 位流亡者。
- 聖 道 足 跡


2007年 仁波切探望法王



@ @ @ @ 嘎瑪嘎舉黃金珠鬘專欄 @ @ @ @




第十世 大寶法王的故事

第十世 大寶法王的故事
法王說故事

噶舉祈願大法會 ( 紀錄片 )

噶舉祈願大法會  ( 紀錄片 )



@ @ @ @ 法 王 課 程 @ @ @ @





@ @ @ 本 月 推 薦 課 程 @ @ @

法王中文翻譯 : 妙融法師 ( FB )

法王隨侍口譯 : 堪布 羅卓丹傑



@ @ @ @ 佛學課程線上教 @ @ @ @

= = = ( 全套次第課程 ) = = =



學習地圖

論語講要

網誌存檔

八天八夜 穿越生死線「噶瑪巴」火線大逃亡

  為了自利利他與法教傳承,他選擇了許多西藏人走過的路
       橫越喜馬拉雅 - 流亡印度        他為何而來 ˙˙˙
                達賴喇嘛 :         以我認識的    '' 噶瑪巴
                                除了  佛法 絕無 其 他 


                                  《清淨流亡——少年噶瑪巴的故事》封面照



 

八天八夜 穿越生死線  「噶瑪巴」火線大逃亡
       1999.12.28  Pm 10:30  
                                     
 此文已收錄到《清淨流亡——少年噶瑪巴的故事》一書中。
八天八夜穿越生死線「噶瑪巴」絕地大逃亡
【大紀元8月19日 訊】中時電子報記者林照真調查採訪 


十七世噶瑪巴坐在自己的經堂內,他今年才十五歲(一九九九年),看起來還是孩子模樣,中國政府統戰部、宗教部與西藏自治區很多官員經常來看他,每天他都必須接受一個半小時的中文教育,三名輪值的教師全是中共中央指派。噶瑪巴是中國官員眼中的重要喇嘛,他還是獲得中共承認的第一位西藏喇嘛,這些「殊榮」,都加在噶瑪巴一個人身上。

但年輕噶瑪巴心裏有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只有他的經師喇嘛尼瑪知道,喇嘛尼瑪了解到噶瑪巴已是不走不行了,只是,這個出走計畫只准成功,不准失敗。

喇嘛尼瑪首先想到喇嘛財旺,喇嘛財旺是噶瑪噶舉派的僧人
,他在拉薩辦孤兒院、手工學校、還代理巴渥仁波切管理乃郎寺,巴望仁波切的轉世便是由這一世噶瑪巴認證而來。有一天,喇嘛尼瑪找了喇嘛財旺,透露「噶瑪巴准備去印度」的訊息,喇嘛尼瑪強調:「這是噶瑪巴本人的意願,噶瑪巴逃亡這件事非常需要你,不得不跟你說,請你考慮。」
 安排離境喇嘛密商敲定行程 閉關為名掩護逃亡

 尼瑪和財旺兩名喇嘛開始安排各項逃亡事宜,但覺得還需要一個助手,他們想到了楚布寺的喇嘛慈成堅才,喇嘛慈成經常游走各地,對西藏地形極為熟悉。十月間,噶瑪巴把喇嘛慈成找了去,直接對他說:「我決定去印度,你和財旺、尼瑪商量該怎麼走?」慈成喇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這件天大的事,他要求噶瑪巴慎重考慮,因為如果未來計畫失敗,就會釀成很大的風暴。

噶瑪巴心意已決,整個事件對外全部保密,只有尼瑪、財旺
、慈成三個喇嘛知道,三人決定在拉薩碰面商討逃亡細節。但談來談去沒有共識,五、六天後三人二度碰面,決定應該先行探路,把地形、路況弄清楚。
三人收集很多條逃亡路線,并且請噶瑪巴算卦,他們決定從西藏上部、也就是藏人俗稱阿里的地方越過邊界到尼泊爾,然後再到印度。

財旺和慈成又找了司機達杰一同探路,他們佯裝是要到尼泊爾做買賣和念經,達杰什麼都不知道。三人先到薩嘎縣,那裏有一個楚布寺的屬寺,因為到尼泊爾的木斯塘需要通行證
,小寺院的喇嘛答應為他們做保人,喇嘛于是先向鄉党委說明,然後再到禪古軍營取通行證,三人再一起前往木斯塘。
過了雅魯藏布江有禪古、扎加吾兩個軍營,都駐有邊界的邊防部隊,三人在禪古住了一天,主要是為了觀察軍營距離公路有多遠、軍營何時熄燈、以及晚上警戒的情況等。兩個軍營相距約四、五個小時車程,兩人一一拍照,很快就向噶瑪巴回報。

喇嘛尼瑪被噶瑪巴叫了過來,尼瑪認為可以利用閉關的時機逃走,當時噶瑪巴天天對著僧眾講經,噶瑪巴不經意就提到要讓佛教長生、弘揚佛法是每個僧人的責任,人世間無常,像他的年紀雖小,但也有可能會死,現在大家在一起,也許明天以後就會分離等話。

信徒並無法聽出噶瑪巴的話中有話,當時噶瑪巴還賜給每個僧人一百元人民幣,噶瑪巴彷佛在告別。

 分身坐鎮大寶法王喬裝夜奔 尼瑪唱三天獨腳戲

噶瑪巴每年都會有短時間的閉關,他要求一直在身邊像父母一樣照顧他的老喇嘛朱那一起走。朱那勸噶瑪巴說:「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待著吧!共產黨把整個西藏都占了,到處都是軍隊,你還能跑到那裏去?」
 老喇嘛覺得自己老了,臨死還要去幹什麼,一路上肯定會拖累大家。但噶瑪巴堅持老喇嘛一起走,他說:「會很順利的,走!走!走。」



喇嘛尼瑪一手策畫以閉關名義逃亡,既然是閉關,就得有人留在那裏應付,裏面還得不時傳出念經的聲音才行。從一開始喇嘛尼瑪就決定留下來,尼瑪、慈成和財旺三個喇嘛平時就是好朋友,尼瑪說:「你們兩個一定要注意,因為你們和噶瑪巴在一起,至于我,你們根本不要管,沒問題的。」

噶瑪巴對外宣布,從廿七日開始閉關二周,廿八日晚間十點半,喇嘛尼瑪要把楚布寺所有喇嘛都集中到房間看電視,外面門一鎖就通通出不來,這五分鐘的時間噶瑪巴就可以上車離開。

廿八日要走的那一天,楚布寺的司機達杰喇嘛必須負責開車
,他雖然曾經一起去探路,但當時並未跟他說真話。當天中午三時左右,喇嘛尼瑪和廚師圖登兩人要達杰把車子開出去轉轉,尼瑪才對達杰說出真正的計畫。達杰知道這種事根本不能猶豫,達杰想,雖然他有很多親戚、朋友在西藏,但這些人最終還是要死別,而噶瑪巴卻是藏人生生世世的上師。但他很擔心地問尼瑪和圖登:「我們走了,你們怎麼辦?」
有了達杰喇嘛開車後,喇嘛財旺又覺得中途車子可能出問題
,整個行動還需要另一名司機,所以財旺決定讓自己的司機才旺札西參加這個計畫。廿八日晚上臨走前,財旺和司機才旺在附近一處叫堆龍德欽縣的赤桑橋上等車,財旺喇嘛這時才問他:「我們此行是要送噶瑪巴到印度,你是男子漢大丈夫,我們得到這個人世,現在人世的价值要體現出來,你決定走還是不走?」
原來財旺只說到西藏上部阿里一帶的,司機才旺札西驚訝地說不出話來,才旺的父母與五個兄弟姐妹都在西藏,這裏是他的家,但他根本無法考慮這些,他很快決定一起走。

廿八日晚上十點半,這個時間被牢牢記在每個人心裏,喇嘛尼瑪和噶瑪巴的廚師圖登聯絡好,廚師圖登特別做了很好吃的麵條,平時僧人會集中在外面巡邏,喇嘛尼瑪把他們集中起來看電視,在寒冷的冬天裏,大家很愉快地吃熱騰騰的麵
。因為中共裝設了有線電視,每晚十時半左右會有兩個小時的藏語節目,藏人都很喜歡看。


危機四伏閃避共軍一路驚險 圍巾遮面掩人耳目



僧人守衛全部離開後,喇嘛慈成拿起石頭扔向二樓以上的閉關處,喇嘛尼瑪立刻探出頭,噶瑪巴已經在房內換好便裝,他戴上墨鏡、圍了一條圍巾包住了半張臉,這是他自八歲被認證為十七世噶瑪巴後,第一次脫下紅色的袈裟。很快地噶瑪巴從閉關的窗戶跳出來,跳到二樓然後進入大房子內,然後下一個台階就進入護法神殿上,從神殿跳下來,就到喇嘛慈成車子等候的地方。噶瑪巴先上了車,老喇嘛朱那尾隨在後。

財旺和另一個司機才旺札西一直在赤桑橋上等著,車子開來後,財旺立刻把食物和物品急急忙忙裝上車,因為巡邏的公安就在附近,車子根本不敢停,走到日喀則時,油快用光了
,加滿油後又繼續趕路。到拉孜附近時,天才剛亮,大家還是拚命趕路,一直走到第二天下午都沒有停車。

噶瑪巴逃走後,外界都認為噶瑪巴在閉關中,廚師圖登天天往裏面送飯,尼瑪也天天把飯送進去,因為閉關者不能說話,如果要吃飯或洗臉,都要搖鈴或搖晃類似波浪鼓的小鼓,這些聲音外面都聽得到,所以只要時間一到,喇嘛尼瑪就像唱雙簧似的,自己走出來,把飯送進去。有時會有人請噶瑪巴算卦或開示,尼瑪也會拿進去,然後自己在裏面算卦、求神,出來後就說「噶瑪巴如是說」等,這樣堅持了約三天三夜,因為喇嘛財旺事前曾經告訴喇嘛尼瑪:「只要你能堅持三天三夜不被發現,我們就已經出國界線、離開西藏了。」

車子連夜走到薩嘎一帶,老喇嘛的心一直吊在半空中,他知道中共中央派了軍隊在各地守著,噶瑪巴想走,恐怕沒那麼容易。才旺和達杰兩名司機輪流開車,一路上就在想會不會被逮捕?會不會被開槍打死?

到了禪古軍營時,時間大約是晚上十一點,所有人停車等在那裏,一直等到凌晨一點軍營就寢後才讓車子起動。但為擔心被發覺,一個人在前面帶路,車子熄燈慢慢開。走了 兩公里 後,突然前面山梁上一個很大的手電筒照過來,大家心裏一驚,莫非中共發覺了?噶瑪巴、喇嘛財旺、老喇嘛和司機才旺四人毫不遲疑地棄車便往山上跑,喇嘛慈成和達杰則繼續開車走,當時的計畫是,如果他們二人被抓,喇嘛財旺就帶著噶瑪巴步行前往尼泊爾。

噶瑪巴等四人一路往上爬,那座山很陡,裏面全是碎石,山上到處是懸崖絕璧,必須爬上山頂,因為沒有路面全是碎石子,向前走兩步又會滑下一步,石頭彷彿是流動的一般,往下看時卻沒有看到任何手電筒,財旺決定領著繞到山的另一邊然後再下山。山上長滿了荊棘,沒有月亮,也不能照手電筒,大家看不清,只有摸黑亂抓,手上抓的全是刺
噶瑪巴手上全是刺最後花了四個小時才到山腳,喇嘛慈成後來並沒有看到任何士兵,彼此直到凌晨五點左右才相會,心情是既緊張又高興。
過了禪古軍營,車子又快到第二個扎加吾軍營,那是一個非常空曠的地方,有一條通往尼泊爾間的邊界線,噶瑪巴一行人立即決定加足馬力使勁往前沖。當時天气非常寒冷,熱開水一倒出來立刻變涼,濕濕的手一摸鐵器會馬上黏著,寒風刺骨令人發疼。但藏人知道,在這樣嚴寒的天氣下,士兵經常無法站崗太久,逃亡藏人才有可能避開檢查。結果沒被發現,噶瑪巴很快就越過邊界線了。

一過尼泊爾、西藏邊界後是一路下坡,一路上有很多冰坎,結果車子竟陷在冰坎中出不來了,一行人沒辦法改為步行前往,直接走到下個村庄去,就到了財旺拉嘛的親戚家中,當時親戚一家人都還再睡覺,財旺拉嘛把所有人叫醒,並要他們準備馬,馬上就要離開,沒有人提到噶瑪巴就再當中,親戚一家人也沒有懷疑,所有人騎馬走了三個多小時才到木斯塘。
財旺擔心陷在冰坎裡的車子一但被發現,行機可能敗露,於是讓兩名司機達傑、才旺騎馬過去,把車子取出來放在尼瓊藏人家,說好加德滿都朝聖回程來取車,請幫忙看幾天,然後把車子所好,就好像真的會回來一樣,在其馬回去,實際上他們是不會再回來了。
一路上噶瑪巴懂得中文,財旺喇嘛和其他人也懂一些,因此有事情要商量時,大家都用中文交談,避免用藏語,因為當地藏人不懂中文,這樣才不會洩漏出去。
途中噶瑪巴一直都是用圍巾包著半張臉,喇嘛財旺向他的朋友解釋說,這個小朋友長期在中國長大,他的願望是出家為僧,所以就把他帶來尼泊爾朝聖,但因為他長期住在中國,不适應所以感冒,才會把半張臉都包住。


馬不停蹄交通工具一換再換 強忍疲頓邁開步伐



在木斯塘住一夜後,一行人繼續前進,大家又借馬,往峽谷中的小縣城宗沙壩的地方走去,因為一路下坡,牽馬的時間比騎馬還長,整整走了一天,到了第二天晚上十點左右,大家才坐下來吃飯。當時大家決定改道從聶香逃,因為聶香是旅游胜地,在那裏可以叫直升機。

這個主意是臨時決定的,要到聶香得往回走開始繞路,那條路非常難走,有時走著發現沒路又得回頭,手電筒的電也快用光了,騎在馬上很容易打瞌睡摔下來,大家都已經累得沒有辦法招呼噶瑪巴了,而且噶瑪巴累了以後,腎臟便開始疼,他都強忍著。喇嘛財旺因為有胃病,常常走不動,每次都落在最後面。噶瑪巴經常回過頭來,要他快一點,噶瑪巴開玩笑說:「我們是逃亡者,步伐要邁大一點。」

從木斯塘後,因為這些馬要牽回去,所以顧了些人一起走,那些人說:「今年真奇怪,我們經過的路以往都會被大雪封住,既使梅被大雪封住,風也非常大,八歲小孩都會被吹到懸崖,但今年一路好走,風雪也不大。」所有藏人一聽,都認為是噶瑪巴的恩德,只是有些人不知道,大家也就沒吭氣

早餐後又開始走,這時要爬一個5300公呎的陡山,才能到達聶香了旅遊營地,營地有一個簡陋的木頭房子,裡面有一個撥盤電話,尼泊爾的朋友就從這裡打電話,約飛機到加德滿都,飛機答應第二天找上來,所以天剛黑大家都累的上床睡覺了。第二天財旺起床時,發現噶瑪巴一個人已經醒著站在外面,財旺擔心直升機不會來,噶瑪巴說,沒問題,應該會來,因為今天有很好的徵兆,早上有兩隻烏鴉,在住的屋頂上盤旋了幾下才又飛回去,這個徵兆很好,應該沒問題。


果然沒多久,直升機來了,這種直升機只能坐兩個人,四個人必須分兩次運,噶瑪巴和老喇嘛坐第一批,但本來應該一個小時就回來的,結果一直等到下午三時還未回來,財旺非常驚慌,「是不是讓人抓起來了?」

因為在這之前,喇嘛財旺曾經打國際電話到西藏楚布寺,主要是想知道喇嘛尼瑪是不是已經離開了?電話是直接打到噶瑪巴的寢室的,但接電話的卻是一個陌生的聲音,「這說明中國人已經進入楚布寺了。」財旺趕緊把電話掛斷。

到下午三時,飛機終于回來了,後來也把財旺和慈成兩個喇嘛送到加德滿都與噶瑪巴相會,所有人隨後又在當地租了出租車,現在中國政府一定知道噶瑪巴一干人離開西藏了,由于中國的勢力很容易進入尼泊爾,必須盡快逃到印度才是安全的。

通過邊界後,財旺打電話給噶瑪巴大弟子泰錫杜仁波切,泰錫杜並不在,他問到泰錫杜的私人秘書丹納的電話,財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丹納馬上國來火車站碰面丹納來到車站,看到幾個穿俗裝的人,一眼就認出噶瑪巴。丹納看到噶瑪巴以俗裝的方式逃亡過來,心中頓覺悲喜交加,但噶瑪巴卻一直在笑。丹納決定趕快走,當天晚上立刻坐車到德里後,又馬上租車到達蘭莎拉,總計從西藏到印度的逃亡路程,前後整整八天。


2000.01.05後 印度北部 達蘭莎柆

在噶瑪巴還沒有到達「小拉薩」達蘭莎柆之前,噶瑪巴的五姐額珠班藏,已經等在旅館裡了。那一年額珠班藏二十三歲
,正好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拿中國護照來到印度朝聖,簽證是三個月,預計第二年一月底回西藏。

噶瑪巴家裡共有九個兄弟姐妹,就像多數藏人的想法般,西藏父母多半希望孩子在袈裟中成長,那是人生中最大的幸福
,同時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安死在袈裟中,那表示將有受庇蔭的輪迴與轉世。噶瑪巴家中九個孩子中有五個出家了。額珠班藏在他八歲時,父母決定讓他光榮出家。

當時額珠班藏正好在達蘭莎柆,在前一天有一名智慧林的僧人告訴她,噶瑪巴要過來的消息,額珠班藏聽到後非常驚訝
,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他與智慧林的僧人,先到一家印度人經營的旅館,為自己的弟弟訂了房間,然後便是漫長的等待。旅館門口有了腳步聲,好幾個穿著便服的藏人一起來到旅館,噶瑪巴夾雜在人群中,他還是俗人打扮,但額珠班藏一眼就認出弟弟來了,他看到弟弟的樣子比平時消瘦,猜想路上一定吃了很多苦,心裡很不忍。但額珠班藏沒有機會與弟弟詳談,因為大家的心情還是很緊張。

丹納把所有人安置在達蘭莎拉一個旅館中,立刻與流亡政府打電話,宗教部秘書長仲格倉.克珠馬上通知宗教部部長札西旺杜,因為大家都是老同事,旺杜還開玩笑地說:「誰來了?是那個噶瑪巴?」秘書長克珠說:「真的來了,不是開玩笑。」札西旺杜等流亡政府官員才馬上趕過去,并立刻通知達賴喇嘛辦公室。達賴正准備第二天閉關,但立刻要他們馬上來。

美夢成真 抵達印度見到達賴 歡喜相擁孺慕情濃

 噶瑪巴等人在西藏時,從來沒有親眼見過達賴喇嘛,一行人相見非常激動地掉眼淚,達賴也非常高興,不斷抱著噶瑪巴說:「太好了」、「太好了」,他一直看著噶瑪巴,好像有點不相信是真的。兩個同為觀世音轉世的大喇嘛彼此額頭碰額頭,噶瑪巴就像孩子見到父親一樣。財旺、慈成等人一直在旁邊掉眼淚,情緒十分激動。

 
西藏流亡政府宗教部長札西旺杜馬上以電話通知流亡政府在德里的辦事處,由他們向印度政府報告「噶瑪巴已經過來了。」當時得到通知的是印度外交部,流亡政府向印度政府說明,噶瑪巴是西藏很重要的喇嘛,同時得到達賴的認證,以及他在西藏受了很多苦難等,希望能盡快得到政治庇護。

另外,在尼泊爾和噶瑪巴分手的兩名司機達杰和才旺,則是到尼泊爾加德滿都的西藏流亡政府設立的藏人難民接待站,然後和其他難民一起乘車準備到印度的達蘭莎拉。途中,有新難民帶著收音機,達杰和才旺札西從收音機中聽到噶瑪巴已經到達達蘭莎拉的消息,這才真正放心了。

原因不明的胸絞痛
 噶瑪巴在達蘭莎拉現身後,國際媒體群涌達蘭莎拉,中共尷尬不已,但同時在西藏展開調查,并獲知喇嘛尼瑪和廚師圖登仍在西藏,所有逃亡者對尼瑪與圖登二人的安危擔心不已,目前兩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在信徒眼中,噶瑪巴能逃亡成功全因噶瑪巴神跡所致,噶瑪巴的加持法力彷佛又得到驗證,但追溯真相,又何嘗不是一樁忠僕護主、有情有義的人間故事?

西藏人或許總是以保護宗教來解釋他們的行動,但在西藏議題拖延半世紀的歷史縱軸背後,從達賴喇嘛到噶瑪巴,總有一個疑問中國政府無法回避:「為什麼歷輩西藏高僧,都必須以化裝逃亡的方式來延續他們的宗教命脈?」



2000年1月5日,法王噶瑪巴安全抵達印度達蘭沙拉(Dharamrala),覲見尊貴的達賴喇嘛。第一張圖是臨下車的身影。 ( 圖片來源:大寶法王官方中文網 )






財旺仁波切開示逃離西藏過程

開示上師:噶瑪噶舉傳承 財旺仁波切

時間:2002/07/23 地點:噶瑪噶舉宜蘭行持法輪中心

文章來源:http://tw.club.yahoo.com/clubs/ilkdc


                                                            大寶法王與財旺仁波切

<之一>


在與噶瑪巴一同逃離西藏到印度的過程裡,有一些比較驚險的情景,每當比較危險時,我很自然的就會唸誦噶瑪巴千諾。在西藏,只要你是一個佛弟子的話,幾乎沒有人不會唸誦嗡瑪尼悲美吽和噶瑪巴千諾的。特別如果是噶瑪噶舉傳承弟子的話,碰到很危險、很緊急的事情的時候,當下就是唸誦噶瑪巴千諾。就好比像是在煮熱粥時,不小心被熱粥燙到時,很自然而然的會有一些反射作用那般。這是對上師的一種自然虔敬的信心。當下無論是碰到任何的障礙、任何的困難的時候,內心裡面就會呼喚噶瑪巴千諾。而在當時,噶瑪巴就坐在我的旁邊,司機開著車子,有時我心裡面就會擔心這一路上再下去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在我擔心或有煩惱的時候,我就唸誦噶瑪巴千諾,有時就愈唸愈大聲,噶瑪巴就坐在旁邊,看著我...(財旺仁波切在說這些話時,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在逃離西藏的日子裡,有一天清晨五點多在趕路逃亡的過程時,有一道彩虹就直接照在車子的車蓋上,無論車子怎麼走,它就是一直照在車子的前面,隨行的每個人都看到,噶瑪巴就坐在車內,於是我們就請示噶瑪巴,認為這個現象蠻不可思議的。但是噶瑪巴就裝著一副什麼都沒有看到、都不知道的樣子,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但是這現象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好不容易到達了印度,當噶瑪巴到了達蘭莎拉見達賴喇嘛的時候,達賴喇嘛走了過來,噶瑪巴走了過去,當時的場面就像失散多年的父親與兒子一樣,達賴喇嘛當場就很歡喜、很高興的將噶瑪巴抱在懷中,然後不斷的拍著噶瑪巴的背,說
:「很好...很好...」,然後握著噶瑪巴的手,帶著噶瑪巴走
進會客室。在會客室裡面,達賴喇嘛握著噶瑪巴的手,然後全身上下打量著噶瑪巴,看著噶瑪巴講:「啊...實在是非常的莊嚴......」過了一下子,達賴喇嘛又講:「實在是非常的莊嚴......」就這樣講了好幾次......
 <之二>

經過一整天的八關齋戒後,雖然身體已經有點疲倦,但在大家經過一小時左右的休息後,在晚上6點半是整個法會最精采的地方,也就是仁波切講述與噶瑪巴逃亡的整個過程,因為時間的緣故,仁波切親自用中文做講解。(既生動又感人....其中有些很好笑 )。末學在此僅摘要其中較令人感動的情節與大家分享。

話說噶瑪巴與仁波切一行人經過重重考驗後,雖然已經身心俱疲,但是阻礙及困難卻還是一直出現,經過幾天的跋涉,無奈地形的關係,一行人必須徒步爬山,因為這幾天不眠不休的趕路,也不知何時能到達目的地達蘭薩拉,仁波切自己也因為連日來身體的痛楚,已顧不得噶瑪巴的身體狀況了,但是當仁波切真正的去注意噶瑪巴的狀況時,發現噶瑪巴的身體也非常糟糕,噶瑪巴撫著他的腰說著他的腰(腎)很痛,但是因為怕中共從後追過來,大家都忍著病痛不說,看到噶瑪巴這樣的痛,此時的仁波切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一直跟噶瑪巴說對不起,對不起.....。仁慈的噶瑪巴看到仁波切這樣的傷心馬上說不痛了不痛了....。噶瑪巴雖然這樣說,但是仁波切的心卻好痛、好痛....。因為逃亡,縱使是身體的痛楚也無可奈何,此時仁波切看著面前必須征服的高山險道,心裡想著:我們一定要爬過去,為了噶瑪巴...為了所有的眾生....,我一定要安全的帶噶瑪巴安全的離開.......。 仁波切說到此,全場的氣氛真是異常的不尋常...

我聽到仁波切說到這兒,我的心突然刺痛了好幾下,我的眼框當場蓄滿了滿滿的淚水,只是沒讓它流了下來.....。我的心裡想著噶瑪巴當時逃亡的情景....,此時我的內心已經升起了對仁波切最高的敬仰....。

噶瑪巴一行人在逃亡的過程中,雖然遇到重重的關卡也都被一一解圍,但是仁波切早有誓死護師的決心,仁波切的忠心護主讓所有人欽佩,我感念仁波切的義舉,對於仁波切,我們應該深深的向他一鞠躬。

噶瑪巴如今雖然還在上密院學習中,但願噶瑪巴法王能儘早回到隆德寺,宣揚噶瑪噶舉的佛法事業。

噶瑪巴千諾 莫學 巴嫫 寫於2002/08/05 15:17:12



<之三>

慈悲的仁波切用他那不甚流利的中文努力的描述著當時的緊張氣氛;整個描述過程約可分為幾個階段:


1. 遇見噶瑪巴:詳細的描述著法王與整個傳承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顯示他對噶瑪巴深具著無比的深信心。


2. 逃亡計劃:從尼瑪喇嘛轉述得知法王的想法並指定他為協助逃亡之最佳人選後,呆滯了2分鐘。可見他有多驚訝而法王有多麼信任他。


3. 策劃與勘查:出走路線的舖設與探勘,完全瞞著週遭的人並很緊張的因應他人的查問而說了一些謊言,在這之中延伸了許多有趣又緊張的小故事。包括事先沒有套招的密語,他與法王心有默契。


4. 逃離魔掌:法王離開祖普寺開始逃亡,讓仁波切擔心的路段卻在當時輕鬆的通關,他深信這是法王的加持。仁波切在緊張時更加的念誦噶瑪巴千諾,而當時坐在他身旁的法王也不時回頭的望著他。


5. 遇到麻煩:為了躲避追察仁波切棄車帶著法王、老喇嘛徒步翻過5千多公尺的高山等待飛機接應。當中法王腰部劇痛、仁波切胃痛,法王強忍著自己的痛楚還不時的激勵仁波切,為了眾生法王顯示出他的大慈悲心。


6.來到印度:雖已來到尼泊爾,由於尼泊爾與中共友好的關係使他們不敢稍作停留或懈怠,馬上轉搭火車一路直奔印度。直到火車來到印度邊境他們才敢安心的入睡。火車上仁波切於半夢半醒間,感覺法王正從他的口袋中掏出2張500元的印度盧幣,一張向小販買了一顆水果吃,另一張給了乞討的路人…,當時仁波切恐於逃難時的盤纏用盡而嚇醒了,告訴法王這是500元耶!只見法王輕鬆的告訴他這是外國了、我們有錢了。這讓我們見到了法王的慈悲佈施與預知的能力。果然他們很快的與尊貴的達賴喇嘛聯繫上並得到達賴喇嘛最好、最妥善的照顧。於是法王就在印度開啟了他的新生活。當他們見到達賴喇嘛時並從達賴喇嘛手中各獲得了一萬元的慰勞金,果然他們又有錢了。



財旺仁波切在描述這些事情時,從他的言談中不時的真情流露出他對上師-法王的無比恭敬與深信心、並不時的讚嘆著法王的慈悲德行,由於仁波切自身對於佛法的虔誠與卓越的貢獻也獲得了噶瑪巴的認同與信賴。這大仁波切也正是我們大家應該學習效法與讚嘆的對象,沒有他捨命的精神與護法下今日的我們哪能輕易地與尊貴的上師-如意大寶法王噶瑪巴續上法緣?法王與仁波切這一路上的辛苦又豈是短短的筆墨三言兩語所能表達的了,但我們還是要說聲:

噶瑪巴 我們的大慈悲父 您辛苦了 我們生生世世地感恩您 !

次旺仁波切 您也辛苦了 我們也將永遠地感恩您 !

噶瑪巴 大慈悲父 祝福您 父親節快樂 足蓮永固、佛行事業圓融無礙!!

弟子貝卡恭敬合十 向著印度達蘭莎拉的方向

出處: 噶瑪洛卓家族 2002/08/05 16:18:25


 關於喇嘛財旺、喇嘛尼瑪的介紹


以下出自唯色所著《名為西藏的詩》〈噶瑪巴在西藏時的故事〉:



跟隨噶瑪巴一起出走的喇嘛財旺是那種讓人出乎意料的人物。從外表上看,他穿俗裝,滿頭黑髮,邋裏邋遢,還常常說粗話,除了不來真格的惡習,他幾乎沒什麼喇嘛的樣子。但我不會忘記有一回與他長談,他說他其實只想在寺院裏好好地修佛,可怎麼辦呢?作為乃囊寺的主持,有五十多個僧人和幼小的保沃仁波切需要扶持,還有為鄉里百姓辦的小學校需要支援,他只好在社會上東奔西跑,到處找錢,做生意,可是他一點兒都不會做這些世俗的事情,太難了。說到這,喇嘛財旺流下了眼淚。

從1998年起,喇嘛財旺決定不能僅僅依靠供養──尤其是海外的供養──來維持寺院和學校,他開始自己辦旅行社,聘用有長期旅遊工作經驗的央拉等導遊,並安排珠曲等人在旅行社工作,第二年年底創收近20萬,同時另做一些小本生意,並辦了一所教授西藏傳統繪畫藝術的手工學校,學生當中有小僧人和孤兒,由央拉會畫唐卡的丈夫擔 任老師。

後來,央拉告訴我,她最後一次見到喇嘛財旺,是在噶瑪巴出走前幾天,當時,喇嘛財旺突然對央拉說,噶瑪巴讓我幹什麼我就會幹什麼。停了一會兒,他有點激動地說,噶瑪巴讓我吃屎我也會去吃的。這種話在藏人看來算是一種很重的誓言了,儘管表達粗俗。央拉於是在心底說,喇嘛財旺對噶瑪巴實在是太虔誠了,卻不知這是他欲言又止的臨別贈言。央拉還說,別看喇嘛財旺大大咧咧的,可每次私下裏只要一說起達賴喇嘛,他就會忍不住哭的。央拉夫婦認為噶瑪巴是從阿裏走的,因為11月期間,喇嘛財旺以給寺院準備過冬的牛肉為由,開車去了十多天的阿裏,結果只帶回一腿牛肉和幾個有名的普蘭木碗。他們相信喇嘛財旺一定是查路線去了

但遺憾的是,喇嘛尼瑪未能走成。他是噶瑪巴的經師,有名的“沙拉尼瑪”,這是因為1989年前,他在沙拉寺為僧,由於修學顯著、辯才無礙而獲此稱號。1989年3月,他因參加藏人的抗議遊行被逐出寺院,後改入楚布寺,閉關三年三月又三日。1998年初,噶瑪巴的老經師圓寂,而楚布寺中難以挑選出可以教授噶瑪巴佛學的僧人,惟有喇嘛尼瑪尚可勝任,故在寺院和當局一致同意下擔任噶瑪巴的佛學老師。一臉大鬍子的喇嘛尼瑪素來寡言少語,在僧眾中很有威信,在噶瑪巴出走一事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不知會不會讓有關部門悔不當初。

2002年6月,四處躲藏的喇嘛尼瑪,在西藏林芝一帶遭到逮捕,被關押在當地監獄,因遭受酷刑而絕食抗議,後在噶瑪巴的強烈呼籲下獲釋,但同珠曲一樣,還是被不得不聽命於當局的寺院開除了。從此,他成了一個俗人。

                                                                                 本文摘自 Taiwan Heart


噶瑪巴在到達印度十天後,就開始生病,一直說胸部疼,到醫院照X光,不但印度長迪加爾的醫生檢查過,達賴喇嘛私人醫生、西藏醫院院長都曾經前來檢查,她們醫術都很好,就是檢查不出毛病來,但噶瑪巴還是一直喊痛,直到現在每天都是吃藏藥。另外還曾嚴重腹瀉,醫生說是食物中毒,噶瑪巴為此消瘦不少,有人認為,噶瑪巴來到印度後心情不好
,身邊隨從認為,噶瑪巴沒有憂慮過。噶瑪巴到印度約一週後,便搬到 '' 上密院 '' 格魯派寺院,院方收一點象徵性租金,成為噶瑪巴暫時棲身所,因印度官方怕刺激中共敏感神經,故判決大寶法王不準回錫金隆德寺,附近區域亦不得涉足,每天欲見法王噶瑪巴的信徒絡繹不絕
,而印度政府為保護其安全人馬眾多,隆德寺寺務由嘉查仁波切暫為代理,仁波切尚有自己寺院寺務需要管理,為此而倍加忙碌,故仁波切希望,早日將寺務交回法王親手管理,由自己管理法王所屬寺務,很不合理。

                                              2009 民視專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Follow by Email

法王領眾誦念 大祈願文- 相好讚




德育動畫系列 (中英文雙字幕版)

歡 迎 點 閱 網 頁 德 育 專 欄




總瀏覽量

@ @ @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
皆載自法王專屬網站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