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新訊看板

由藏傳佛教高僧指導拍攝 ==
  == 真人實事編輯電影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 佛教哲學電影 )


佛教歷史

佛教歷史
紀錄片 大唐西遊記 【Master of Monkey King】


~ ~ ~ 法王歷史專欄 ~ ~ ~



本站將不定期推出 '' 現代高僧 17世大寶法王應化事蹟 ''
要歷史紀錄 ...等,以便法友更認 法王,當生皆得
利益,願福慧增 長,法喜充滿,阿彌陀佛 !

1. 最 新 網 頁
第一集 八天八夜 穿越生死線「噶瑪巴」火線大逃亡
1999.12.28 Pm10:30
一個矯健的身手,從經堂縱身跳下,
八天後,他現身
達蘭 莎拉參加流亡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座床典禮,成千
藏人 與全球佛教徒首次近觀這位年輕活佛,他公開承
認自己是一 位流亡者。
- 聖 道 足 跡


2007年 仁波切探望法王



@ @ @ @ 嘎瑪嘎舉黃金珠鬘專欄 @ @ @ @




第十世 大寶法王的故事

第十世 大寶法王的故事
法王說故事

噶舉祈願大法會 ( 紀錄片 )

噶舉祈願大法會  ( 紀錄片 )



@ @ @ @ 法 王 課 程 @ @ @ @





@ @ @ 本 月 推 薦 課 程 @ @ @

法王中文翻譯 : 妙融法師 ( FB )

法王隨侍口譯 : 堪布 羅卓丹傑



@ @ @ @ 佛學課程線上教 @ @ @ @

= = = ( 全套次第課程 ) = = =



學習地圖

論語講要

網誌存檔

法王教授師 -- 廣定大司徒仁波切



廣定大司徒仁波切生平簡介 ( 參閱網站 )



司徒仁波切台灣地區 (各地) 現場連線課程
                                                     ( 參閱網站 )
http://www.palpung.org.tw/center/default.asp?theserial=6
 
 








 第十七世噶瑪巴與大司徒仁波切的預言 




                  秋吉德千林巴秋吉德秋吉德千林巴千林巴


 秋吉德千林巴的預言 19世起中

秋吉德千林巴(Chogyur Dechen Lingpa,1829-1870)是一位大成就者 、利美運動大師和伏藏師,他曾精確的預言第十七世噶瑪巴的一生。

蓮師對秋吉德千林巴的示現

秋吉德千林巴對第十七世噶瑪巴的預言最為著名。他去噶瑪寺訪問時,蓮師在他定中示現。(蓮師是一位印度大成就者,九世紀到西藏,他被視為是把佛法帶入西藏最主要的人。欲知更多蓮師資料,請參閱寜瑪傳承。)

他看見蓮師被廿一位噶瑪巴圍繞,除了在秋吉德千林巴時代已出現過的十四位噶瑪巴之外,七位未來的噶瑪巴也在其中,此中情景似乎在預言各位噶瑪巴未來的事蹟和佛行事業。蓮師坐在白色雪獅上,示現各種佛 的形象向大家開示。

秋吉德千林巴非常仔細地把他所見告訴噶瑪寺至高的住持噶瑪堪千仁千達傑(Karma Khenchen Rinchen Tarjay),他指導畫師將情境塑畫在牆上。秋吉德千林巴的口頭說明被記錄在他的傳記《聖樂展道》(Sounding the Tones of the Melody of Auspiciousness)。既然秋吉德千林巴和第十四世噶瑪巴是同一時代的人,因此他所言第十五世到第廿一世噶瑪巴的事蹟則是預言。雖然預言很簡短,但是其中重點卻在第十五世、第十六世和第十七世噶瑪巴事蹟中被應證。

關於對第十五世和十六世噶瑪巴的預言

秋吉德千林巴預知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恰多傑(Khakhyab Dorje)會是一位修持氣脈明點的大禪師,第十五世噶瑪巴確是如此。他對第十六世噶瑪巴的預言也非常的精確 ,預言中他看見第十六世噶瑪巴住在一座兩層樓房中。第十六世噶瑪巴讓烱日佩多傑(Rangjung Rigpe Dorje)坐在樓下,樓上有一尊佛陀像,此景像代表第十六世噶瑪巴將是一位戒行清淨的比丘,並將有眾多清淨的弟子。

為傳承而變的場景

秋吉德千林巴對第十七世噶瑪巴的預言如下:

『近側,石山上,

茂盛綠樹的樹根處,

是第十七世的轉世,

與甘定大司徒仁波切在一起,

二人之心合而為一。


這意境象徵著佛陀的教法之樹,

將會花葉盛開欣欣向榮,

而岡波巴傳承的精髓,

更會結出纍纍果實。』

在附圖中,第十七世噶瑪巴,蓮花生大士正觀中,取名為巴 恰達 讓烱 鄔金 嘉威 紐古 卓都 欽列 多傑 察 秋闊 南巴 嘉威 德 ( Pal Khyabdak Rangjung Ogyen Gyalway Nyugu )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四)

                                   ( 預言法王與司徒仁波切的因緣 )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1
翻譯:妙融法師

再來講到蔣貢仁波切的母親,那時她的身旁有個信仰噶瑪巴的僕人,他病的很重,所以口裏總是唸著噶瑪巴的名號;在那個時候比較近的大城鎮是希里咕哩,那裡沒有很好的醫院,所以他們就把他送到加爾各答的一個比較大醫院裡。當時他一個人躺在醫院,默默的唸著噶瑪巴的名號,突然間看到法王來了,而且還對他吹了一口氣加持他,當時他心裏想:「原來法王來到加爾各答了。」於是他就一直認為法王來了,而且來看他,過了一會兒之後他的一位朋友來探病,他就問這位朋友說:「你知道法王來到了加爾各答了嗎?」當然那位朋友說不知道法王有來加爾各答,但是病人說:「來了!真的來了!我還看到他到我的床邊。」於是這位朋友覺得很奇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於是他就打電話給蔣貢仁波切的母親,但蔣貢仁波切的母親說沒有啊!法王現在在隆德寺,我昨天才從隆德寺回來,確定了法王確實在隆德寺之後,病人的朋友當時也生起了信心。



因此我們只要真的有信心的話,佛菩薩確實會來到我們的面前。就像佛教中說的,任何人只要對佛有信心的話,佛就會在那個人的面前顯現。我去年去德國的時候,那時有很多人問我說:「是不是只要不斷且精進的去唸噶瑪巴千諾名號,就會看到噶瑪巴來?」就有人這麼問,其實我很難回答說是或不是。那時校長說要法王來到德國是有點困難的,為什麼呢?因為你們西方人唸噶瑪巴千諾的人太少了,尼泊爾跟印度唸噶瑪巴千諾的人是非常非常的多,如果你們也能夠像尼泊爾、印度唸這麼多的話,就好像法王從西藏,不就是到了印度、尼泊爾了嗎?所以就是因為那邊唸的人多他才能去的,當然這是個玩笑話。


校長的感受是說,如果你拿人跟人之間,像這樣的情況去看的話,也就是一個人去看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你真的會覺得他是不一樣的,真的如同佛菩薩一樣,當然如果你說他像經典中所說的佛那樣,頭上有頂髻、腳底有法輪、還有全身是金色身的話,這樣是不可能的。


接下來要講到第16世大寶法王的圓寂。


法王大概在58歲的時候就圓寂了,圓寂的地方是在美國。在法王過世的前五、六個月前,就找來了木工跟木匠,法王說他要訂21個木箱子,而且這個木箱子要做的非常標準,質量要非常好的木箱子;就在那個時候他把所有珍貴的伏藏還有寶物法器等等,都放到那21個箱子裡面,每一個箱子都把它鎖好,並且綁好還封了印。所以校長認為那時法王可能就已經知道,自己即將要圓寂了。當然那個時候法王也確實生病著。當時的總管也就是現在竹奔仁波切的父親,就祈請法王說:「您一定要趕快到西方去看病,那裏有比較好的醫療設備。」當時法王說:「去不去已經沒什麼差別了,因為我此生的工作已經完成了,所以去跟不去結果都是一樣的,但是你們如果硬要勉強的話,我還是隨順你們的意願就去。」各位可以從過去的一些錄影帶紀錄片裡面看到,當時也有外國醫生在講說那個時候的事情,而法王是怎麼跟醫生說的呢?他到了醫院的時候就說了:「其實我這個身體就像彩虹一樣,已經是顯空不二的,它本身是沒有任何感覺,所以你們要怎麼做就去做吧,我的身體、我的這個蘊身,不過是顯空不二的一個蘊身而已。」所以那時候醫院就給他抽血打針,各位都知道到了醫院裡面也就是要做那一些檢查,法王仍然還是圓寂了。


於是大家又把法王的遺體,從美國運回隆德寺;當時從國外來的飛機,就是降落在這個希里咕哩拔德拉的這個地方,之後再從那裡乘坐直昇機飛到錫金城裡的甘拓,當直昇機到的時候就有上萬的人民都在那裡等候迎接著,這些群眾裡面有一位老和尚,其實他也不算是隆德寺的僧人,他哭的非常厲害,當然他也可能有一些施主,就是另外一位太太跟先生,即供養這位法師的施主,這位老法師的兩位施主是一對夫妻,他們的孩子過世的時候,那位老法師曾經安慰他們說:「你們不用哭因為這一切都是無常的,這都是會發生的所以你們不需要哭。」就曾經這麼勸過他們,但就在那一天法王的遺體到的時候,這位老法師他自己哭的非常厲害。於是這一對施主夫妻就過來回勸這位老法師說:「您以前不是勸我們嗎?那現在你也不應該哭。」也就這樣回勸他,但是這位老法師怎麼回答呢?他說:「你們真笨,今天就應該哭,因為今天要趕快積點功德。」所以他又告訴這兩位夫妻說:「你們也趕快哭吧!他說今天可不是笑的時候,今天是不能笑的,今天要趕快積功德趕快哭」,當然那兩個人就哭不出來,這位老法師因為有自己不同的見解,他認為在這一天如果哭泣的話,反而是積功德積福德,因為他有這樣的念頭跟信念,所以那一天他的哭泣對他來說就是累積了福德。


在遺體被運回到了隆德寺之後,大概隔一天校長他們也到達了隆德寺。校長還記得當時他們每個人都帶著哈達,要去拜見法王的遺體,那個時候還沒有擺好供品,其它外面周圍的建設也都沒有,所以當他們去見的時候每個人都哭泣了,每個人都覺得非常的悲傷,甚至連很多的長老法師們也都跟著哭泣,就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悲傷;當然之後大家就做了49天的法會,最後一天要做火化的儀式。那時在火供時,塔的造型像一個佛塔一樣四邊有孔,下面墊著許多的木材,這裡面放了很多要火供的供品物質,塔的四邊坐著四大法子,那時蔣貢仁波切、司徒仁波切、嘉察仁波切還有夏瑪仁波切,他們就各自坐著一邊,當然也有很多的僧伽喇嘛都在,大家紛紛的往裡面放上火供的供品然後就要遺体就要火化,所以就在傍晚整個儀式修完的時候,他們還要再去巡視一遍這個佛塔,即火化的這個塔,於是他們就過去了,當時司徒仁波切繞的時候,他的右手邊正好就是這個燒化的塔,燒化遺體的佛塔,校長那時聽說法王的眼睛、舌頭還有心臟就跳到這個司徒仁波切的手上,當這麼聽到的時候,當天晚上寺院就舉行了會議,當然是抱著很好奇的心,也要去看個究竟。所以在這個會議上司徒仁波切就說了,他說:「今天可能因為我的信心還有我清淨的三昧耶誓戒,所以法王的眼睛、舌頭跟心臟就跳到我的手上,為了這個目的,他想要做一個金的塔來供養供奉這三樣聖物。」所以會議主要也是要看看各位有沒有這樣的意願,如果有意願的話他就會開始去做那個金塔
,然後把聖物供起來。

在這個會議兩天之後,校長去見了司徒仁波切,從那時候開始校長跟司徒仁波切一直都有很好的一些聯繫,校長當時就去問了司徒仁波切說:「聽說法王他的眼睛、舌頭和心臟都跑到您手上了,可不可讓我看一下讓我拜見一下。」然而那時司徒仁波切把這些聖物放在一個金子打造的嘎屋裡面,是供在他的佛堂上,當時司徒仁波切說全部都在這個嘎屋裡面了,都在這裡頭了,可能就只是要給校長碰一下吧,但是校長說:「不行我一定要看裡面,我一定要全部都看到。」那時司徒仁波切就笑了,於是司徒仁波切就說好好好,然後開始把他的房間門反鎖起來,就把校長帶到裡頭去,司徒仁波切恭恭敬敬的把這個嘎屋,從佛堂上請下來放在他的桌子上,那時校長就坐在那個桌子前面的地上,校長還是有一個疑問說:「那個東西怎麼跳到你手上的呢?」司徒仁波切說:「當時他經過的時候,其實下面已經燒的都是一大堆的灰團,從塔的四個孔就突然磞出了一團東西,那一團有點像燒過一樣,燒焦的一團團的東西就掉在他前面的地上,當時司徒仁波切心裏想,這一定是什麼預兆,或一些什麼緣起徵兆,怎麼會有一團東西掉到他的前面呢?因為要燒化這個遺體的時候,要準備很多火供的物品,因此會有很多的盤子,他就拿起了兩個盤子;因為那一團東西還是燙的,所以他就把一個盤往下面插,另外一個盤子往上蓋,就把這一團東西拿起來了,當他拿起來的時候發現它非常的輕,但是就在把它拿起來的時候,卻又覺得這一團東西變的很重,那時他就一直把它帶著,在火化儀式沒有修完之前,都把它放在他的壇城上面,在整個儀式結束之後,司徒仁波切就把這一堆東西帶回他的寮房。」說到了這裡他就打開了那個嘎屋,因為把灰都撥掉之後,把那個心臟就放在桌上的莊嚴布,那就是法王的心。


校長說當他看到它的時候,真的覺得內心有種很奇怪的感受,於是校長就好好的仔細的看著,那時的形狀就像手這樣子的形狀,顏色是咖啡色的,在頂尖上還沾了一些灰塵,心的旁邊留有一些水的痕跡,好像水灑在上面那樣,再仔細看看的時候,很像是眼睛跟舌頭,它的形狀已經沒有了只是一點點、一些些的在旁邊,那時校長就請求司徒仁波切,是不是能夠用這些聖物加持他一下,當時他心中的感受其實是很難過,因為覺得就好像法王在世的時候那個樣子,但法王過世的時候心臟竟然就剩下這麼一點點、一些些了,所以當時他就非常難過的哭了,怎麼說呢?那時校長形容他的心境說,我們在這個輪迴裡面,真的是因為自己的業障深重,對於這樣一個報身佛,我們沒有辦法真正的見到他的報身形像,而我現在只能見到的,就只是這樣已經燒過的一顆心臟,因此校長當時就生起了一種很強烈的感受,那時候司徒仁波切也說,一般人如果要見的話,頂多是獻上一條哈達只能夠見到這個嘎屋,是不會把嘎屋打開來給人看的,因為司徒仁波切認為校長他具備很大的信心,因此就把這個嘎屋打開,讓校長看裡面這些聖物。於是之後的七天,火化的那個佛塔就全部封上,然後每天灑淨水,後面七天都是做這樣的儀式,於是就在第七天的時候把那個塔打開,要把裡面的骨灰清理出來,那時因為在塔的底下,他們用布做了七個壇城,這個壇城是壘在一起的,上面就是法王的遺體,但是當打開拿出來的時候,下面每一個布的壇城都已經燒掉了,但是最上面的這個布壇城雖然已經燒了,但是它的顏色全部都還在那個地方,所以就在這個壇城的上面他們看到,就像一個小孩子的兩個腳印,那可能就是16世法王火化之後僅留的一些預示,像是一個小孩的兩個腳一樣朝向西藏的方向;因此他們認為這是不是代表著,法王會再投生到西藏,而當時他們也觀察這個煙它是朝哪個方向飛去,也代表著可以預示法王會投生到哪裡,而那個時候的煙就往北方去的;所以那時大家都盛傳著第17世的大寶法王,透過這些種種的徵兆,是會投生在西藏的。


其實在我這一生裡面,對於過去在16世大寶法王的時代,能夠去見到他親近他是非常少的,但是因為可以聽到許多的故事,還有包括我個人的感受,所以以上所說的你可以說是一些傳記也好,你也可以說它是一些故事也好都行;每當我在祈請法王的時候,其實我的心理都會浮現出,那時我所看到的那一顆心臟的影像,就是會很清晰的浮現,而當我每一次想到那顆心臟的樣子而去做祈請的時候,甚至有時在我人生中碰到一些困難的時候,對我來說確實是很有幫助的,每次我講到16世大寶法王故事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的哭了起來,之前我在烏克蘭也有人問我關於16世大寶法王的一些事情時,每次當我解說的時候也都忍不住的哭了,他們甚至還把它錄影下來,就是還有這個錄影為證;總之我是因為有這些實際的感受及親身的体會,所以會這樣的克制不住而哭泣,而當時在座有很多人也會透過我的這種感受,而感覺到說原來大寶法王確實是不一樣的,雖然他們沒有直接的接觸,但他們卻是能夠間接的因為我的感受而感同深受。當然對於第16世大寶法王的故事,我只能說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我所說的都是我實際親身的感受及親身的體會,對於我來說法王也是我授別解脫戒的上師,也就是大乘比丘戒的上師,還有這個大乘戒律的上師以及密乘戒法很多的灌頂,包括勝樂金剛、金剛亥母還有二臂瑪哈嘎拉護法等等,很多的這些的本尊灌頂,也都是從法王那邊受得。所以法王對於我來說是具備了三恩德的一個上師,有時想想像我上次講的,那時我11歲的時候,我是一個看到飛機飛過,都還以為那是佛的這樣子的一個小孩,但是在突然聽到法王名字的時候,心裡就自然生起一種信心,而到最後覺得自己還能夠有機會及因緣看到法王的心臟,仔細回想這樣的一生,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不是福報,但確實覺得自己是有福氣的,第16世大寶法王的故事就講到這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Follow by Email

法王領眾誦念 大祈願文- 相好讚




德育動畫系列 (中英文雙字幕版)

歡 迎 點 閱 網 頁 德 育 專 欄




總瀏覽量

@ @ @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
皆載自法王專屬網站 @ @ @